首页 > 书库 > 《最后一个幸存者》世越号最后一个幸存者 全文章节 最后一个幸存者最新章节

最后一个幸存者

悬疑灵异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最后一个幸存者》的小说,是作者陈小樱创作的悬疑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三个人上了车后,雷红光并没有急着开车离开。 张继元坐在后排车位就看着苏芒从柜子里面拿出了电脑包,让自己的腿上一放,抽出了笔记本电

|更新:2019-09-24 21:45: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最后一个幸存者》的小说,是作者陈小樱创作的悬疑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三个人上了车后,雷红光并没有急着开车离开。 张继元坐在后排车位就看着苏芒从柜子里面拿出了电脑包,让自己的腿上一放,抽出了笔记本电

《最后一个幸存者》免费试读

三个人上了车后,雷红光并没有急着开车离开。

张继元坐在后排车位就看着苏芒从柜子里面拿出了电脑包,让自己的腿上一放,抽出了笔记本电脑一打开就把U盘插了上去。

那纤细又带着几颗格格不入的老茧的手,灵活快速的在键盘上面敲打了几下后,把电脑往雷红光方向一转。

张继元赶紧的往前挪了挪身子,两手搭在了车椅上面,把脑袋夹在了中间朝着电脑屏幕看着。

苏芒截取出来的片段,正是当时他和她在监控室内反复看了好几遍的片段。

雷红光就盯着电脑屏幕,看着陈久久一脸惊恐未定的从病房里面冲跑出来,身后,还跟着方怀,他的手里,还捏着一把水果刀。

看着这刀的样子,他把放在证物袋拎了出来,眯着眼睛盯着装在里面的那把刀看了看,有些自问自答的口吻说着:“里面拿着的就是这把刀吧。”

苏芒抬眸迅速的扫过雷红光手里的证物袋,立马就低下头盯向了电脑屏幕,修剪的整齐的手指按下了暂停键,伸手朝着屏幕上面点了点,说道:“我觉得陈久久的说词比较有可能,你看方怀还拿着刀追出来的呢,方怀跟红姐说陈久久不小心磕伤了脑袋,可是昨晚在医院的时候,我已经跟医生再三的确认过了,医生说了,那比较像是利器刺伤的,不像是磕的。”

“恩,方怀承认,陈久久的伤是我手里这把刀造成的,但是他否认故意伤害,是陈久久不小心摔倒造成的一个意外。”

“谁会往刀上磕啊!这刀能放在哪才能磕成这样?”

苏芒抬高着音量的说着话,眼眸子微微的瞪大着转过了脸望向了张继元,像是要在他身上得到认同似的。

张继元点了点头,接着两眼紧盯着电脑屏幕上暂停的画面看着,抬起手抓了抓空气,嘴巴嘟囔了几下,好像是在模拟着什么。

他歪了歪脑袋,身子往前挤了挤之后,从中缝探出了手也点了点电脑屏幕,说道:“就算是陈久久不小心磕破了脑袋,可是,这样深的伤口,第一反应也该是帮她处理伤口,而不是拿着刀追出来吧,我也觉得有问题,可是,为什么会动刀?动机呢?”

张继元一开口,车厢内寂静了一下,让他一下子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身子往口缩了缩。

雷红光伸手拉上了安全带,苏芒见状赶紧的合上了电脑往电脑包里面一塞,坐定了身子后也扯着安全带系着。

直到发动了车子,开出了停车场的时候,雷红光才开口说了话,第一句,就是教育苏芒:“你忘记陈久久报案时候说的缘由了?今天来调查方怀,只是听取他方的说辞。”

苏芒沉默,雷红光继续说道:“小张仔细,但是也让这件事变得有点麻烦了。”

张继元原本听到雷红光的话,心里是一阵激动和暗喜的,可是听到后半句话,整个脑子就开始迷糊了起来:“为什么变得麻烦了?这不就说明方怀故意伤人的?”

“你笨啊!”苏芒简直是想拍死这个还以为变聪明了的榆木脑袋。

她刚转过脸瞪向张继元,就看着他一脸恍然大悟的扯着长音应了声:“哦……是麻烦,陈久久说是自己偷看到方怀故意灌药给自己的未婚妻,所以才遭到了暴行,这怎么弄?没证据,难道就靠陈久久的一面之词?我们调取监控的时候问过,住院区病房内,除非家属同意,不然是不会安装监控的,方怀未婚妻的那间病房里面,就是没有安装监控的,而且,这也关系到医院的医药管理问题了吧?”

“对啊,别的不说,方怀为什么要把给自己的未婚妻灌药?按陈久久是说法,都有点像是家暴了,等会儿不会是故意把他未婚妻关在医院里面的吧?”苏芒说着话,抬手撸了撸自己的手臂,只感觉一阵的凉意往自己的背脊钻入。

雷红光听着两个人的话,接受着两个人直勾勾的目光注视,一直沉默着。

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事情并没有那么的简单。

就像苏芒猜测的,如果方怀是故意把他的未婚妻关在医院病房内,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如果没有被陈久久不小心撞到,那他要把这样一个人关在里面多久呢?还有,他的未婚妻的精神状况,到底怎么样?

所有的矛头,好像在一瞬间都指向了方怀的未婚妻,这个叫做段红莲的女人。

雷红光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在刺咧咧的犯疼,太阳穴上面的青筋在不停的弹跳着。

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这个案子可能连陈久久控告方怀故意伤害的罪证都不可能成立,更别说去搞清楚段红莲到底是真疯了住院还是被灌药故意关在病房内的。

雷红光一路的脸色黑沉,紧抿着嘴唇的回到了警局。

解开了安全带,开车门的时候,他对着苏芒丢下了话:“把监控视频拿给我看下。”

“好的,师傅,”苏芒拎上了电脑包,动作迅速的跳下了车,冲着跟在后面的张继元扁了扁嘴巴,压低了声音的说道:“这案子,不简单的概率很大哦。”

“你什么意思?真被我说中了?还有可能扯上医院了?”

张继元快步的走到了苏芒的身边,就看着她微微的摇了摇头,带着感叹的说道:“你看到师傅那张黑脸了吗?他这个状态,一般没好事,我说真的。”

说完话,苏芒把电脑包往上一提,抱在了怀里就跟在雷红光的身后跑去。

三个人直接挤去了小办公室。

张继元关门拉窗帘的空荡,苏芒已经把电脑连接了投影仪了。

随着投影仪的投射镜头亮起,截取的监控视频录像被投放到了幕布上,没有快进,也没有放慢速度,就这样一秒一秒的播放着画面。

雷红光两手虚拢握拳的抵在自己的下巴下面,微抬着脸,两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正在投放的监控画面看着,眉心时而紧蹙,时而疏松。

《最后一个幸存者》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陈小樱)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苏芒,方怀)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陈小樱)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最后一个幸存者》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苏芒,方怀),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best365苹果如何下载_best365官网赔率_Best365账号被锁怎么办小说排行

    人气榜